Haru

人見知り

©Haru
Powered by LOFTER

自从wb可以不限字数外加换行后,非常贪图方便的,每当情绪涌动时直接啪啦啪啦打一堆。

今天忽然想起来看看这里,原来已经过去了半年。


...

打了很多还是被删除了。

不是当下的心情就让它过去吧。

借用一句前两天看完《夜空はいつでも最高密度の青色だ》后看见的影评“我喜欢所有活着、死去、到死之前都活着的人,我喜欢没有黑夜只有无限孤独无限温柔的蓝色的东京,因为如此不可能的恋爱才能发生、不可能的梦想才能出现。”

活在当下吧。

年中打卡

每年的每时每刻

去年我说是时间自己路过我,那今天则是被路过时捎带留下了异常醒目的用石灰粉末跑着画下的印记。
已经是好多年前的印记了,鲜奶白也早已被百般脚印磨成了灰白。
但你很难辨别说究竟是你舍不得踏下脚步的那时好看,还是等回过神来已经找不到一处空白的时代感更值得回味。
明明说,爱是什么?爱的感觉从哪里来,从心脏、肝脏、血管的哪一处来的?
或许是他房间里刚换的灯泡,他刚吃过的橙子留在手指上的清香,他忘了刮胡子刺痛了你的脸。
我并没有能够如此真实的感受到。
但于我来说或许是每次擦着他的相框的时候,歌曲库随机到他声音的时候,点开他照片时不自觉的总是催促着他怎么还不剪头发的时候。
即使这样也会使我产生神经末梢麻酥的感觉,明明说这就...

色彩斑斓的按钮

回看上一篇文章,竟然已经是半年前的事了。

半年内其实很多次点开过<文字>的按钮,乱打一通之后又按了取消。

在年底的这个时刻,通常用来回顾一年的这个时刻。 

我变得更加不擅长说话了。

不过也是因为没有办法好好的回望今年走过的路。

除了头发变长以外,几乎一切都是倒退着走。

不过换种说法,

我终于爬过来了,爬过了那段无法畅快呼吸,周围阴暗又潮湿,熏得我眼睛总是湿漉漉的日子。

不是我在往前走,是时间自己路过我。

就算是这样,我依然还是抱有希望的。

下半年,我拼命灌了很多电影。

像是在用另外一种方式对我说话:

“这就像我听过的最忧伤的音乐。”

“有时就算你...

那盏灯光

六月里的心脏总是起起伏伏个不停。

跌进了新坑,每天开心到怕被人误会是否做了嘴角上扬。

愁也不分上下,大部分只是眯起眼睛愁一愁,分量过大些的话,楼梯间的转角总是友好的包容及收纳下我。

两条线相互缠绕着撑起了我整个六月。

前两月我还在说跨入二十代后每个月都过得像一天一样快,但可能六月每日情绪都过于放大,整个六月像是比前五个月加起来的总和都还要长。

假如平面化来看的话,里面的每格都一定写满了密密麻麻看不清的小字。

一眼望去,6月29日的那一格一定被安装上了一盏小灯,你要是偷偷地拉一下,满满又满满的金粉就会洒下来。

下着刚刚好的雨,也同往日一样,踏着因迟到而稍快的脚步前行着。

往来的车...

五月,要郊游的天

五月的天,刚诞生的夏天。

就算到了春末,过敏体质都丝毫不能放松,不戴着防毒面具根本不能走进这满满都是柳絮的街道上。

柳絮刚飘完,大太阳就立马直逼你穿起短袖,而在你开开心心把冬天的衣服都整理好了时,突然又是暴雨又是冷空气的,恨不得出门带个行走的衣橱,早中午连换三套行头,以及一把方便携带又异常坚固的伞。

约在三月的春游,被行程表一路挤进五月,非常离谱的是每当决定要出游时,雨天伯伯就特别想要加入我们其中,导致新年小愿望之一的骑双人单车至今都未在to do上打勾。

这周末也被雨天伯伯照惯例的关照了一下,所以我只能撑起小红伞在杳无人烟的大道上,踩着水塘奔跑一下,过过瘾。...


请我吃糖

在看玉子的时候,Shiori说着“但是谁都要跨出第一步啊。”

然后就接到了现在公司的offer。

新公司有一点摇晃,也有一点有趣。

摇晃的部分基本都来源于我的上司,

比如因为不喜欢香蕉,所以叫我站到走廊上去吃这种让我满头问号的事时常发生。

情绪不稳定到每次需要和她讲话前都要经过半个小时到三个小时的思想斗争和空气观察。

不过好在除了她这个极其摇晃的存在外剩下的都还很有趣。

有位讲话特别浮夸,模仿秀一定会拿冠军的姐姐,是每天笑点的贡献者。

人特别的好,自己再忙也会先来帮你解决问题,总之非常感谢她。

有位经常会去做义工的姑娘,每年会花加起来超过一个月的时间去好远的地方做义工,也会自...

我的水渍

"从前从前,有个人爱你很久。"

手还在键盘上犹豫着要如何开头,耳朵里就钻进了这句歌词。

我记得几年前有过一个脑洞,

如果爱意能够实体化的话,我们所倾注的那些爱意究竟会如何体现在对方身上?

可能人体外会有一层光芒,集齐一百份爱意就会从底部开始变色之类的。

也可能会增加眼泪的糖分,成为悲伤时的稍许安慰。

或许有个爱意线箱,里面堆满了从不同地方的人身上连接着的一边的线头,而另一边则是绑在我们的心脏上。

可能有一些人在心脏上会系上很多条线,比如我本人,那么或许这么多的线也不全是一样的,可能有粗有细,有深有浅。

但如果爱意真的能够实体化的话,

给yjx寄出的那根线一...

some memories of 2015✨

冬天的脉搏

水母小姐的宇宙旅行